湖北襄阳:市民生活有序恢复
来源:湖北襄阳:市民生活有序恢复发稿时间:2020-04-08 01:43:22


杨勇是重庆人爱吃辣,医护人员得知后就买来了俄式辣椒酱和酱油。“没想到他们对我这么贴心。”杨勇收到时又意外又感动,“医护人员偶尔还会给我送来泡好的方便面换换口味。”

在欧洲其他国家,交警一般只是检查入境时间和旅游史,没问题就基本放行。但这一次却不一样,“俄罗斯交警不仅检查了证件,还对我的旅行史也进行详细询问。在得知我有欧洲旅行史后,交警便叫来了救护车,让我去做新冠病毒检测。”

3月31日,拿到护照的杨勇终于解除隔离了。临走前,疗养院院长送给他一盒巧克力。杨勇感激地说,“这14天里全疗养院6个医护人员轮流照顾我,太感谢了!本来是不想回国给祖国添麻烦,没想到反而在俄罗斯给大家添麻烦了!”

《卫报》刊文指出,瑞德西韦曾在针对SARS的实验室试验中取得成功,不过,由于之后SARS疫情在尚未构成全球大流行前便结束,因而瑞德西韦未能进行针对SARS的临床试验。

杨勇坦言,在欧洲确实遇到过对华人面孔保持警惕的人,记得在一处景点想找人帮忙拍照,有两三个人是表示拒绝的,立刻与他保持一段距离。“这种情况只发生过一两次。”

3月5日,杨勇进入法国。“法国移民局门口放了一瓶消毒洗手液。估计他们也意识到了疫情风险,毕竟移民局里的人来自各个国家。”他后来在德国移民局也发现情况类似,还看到一个德国工作人员戴着口罩。

“看来欧洲也开始暴发了。”3月14日,杨勇在朋友圈里写下这句话,然后就马不停蹄地开了8个小时,在俄罗斯关闭国境前顺利抵达。这时的杨勇还不知道,等待他的将是一场难忘而特殊的体验。

来接杨勇的救护车司机“全副武装”,有礼貌地询问情况,并记录下了杨勇在俄的第一次体温36度1。“这是我第一次坐救护车。这边的规定是,检测没有感染者也要隔离14天。”杨勇到达豌豆湖疗养院已经是当天晚上11点多,疗养院厨师给他做了顿夜宵:红菜汤和面包。吃过饭后,杨勇终于可以躺在床上睡个好觉了。

医护人员送来了俄式辣椒酱(红瓶)和酱油(黑瓶)(受访者供图)

吉利德科学伦敦分公司的一位女发言人也在7日指出,只有在患者的医生提出请求之后,还在临床试验的瑞德西韦才可被用于治疗新冠肺炎。“对瑞德西韦进行临床试验证明其有疗效是至关重要的,在没有经过临床试验的情况下大规模使用瑞德西韦则是不负责任的。”该女发言人说道。